欢迎光临【成都学车人】驾校网站~
地区
当前位置:成都驾校 > 学车指南 > 我的学车趣事

我的学车趣事

疯车车
发布于 2021-03-15 21:33:49

忽然觉得学车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,这么生动的生活怎么可以不记诸笔端呢?待我慢慢截取片段,以飨自己。



年前决意学开车,为什么一改之前的心意?为什么这个时候开始学?那有着长长的一段来龙去脉,以后再叙。

10月底特意请了年休假,一门心思、专心专意地学开车,想在2012世界末日来临前拿到驾照,却偏偏碰上驾考改革,网络故障、系统升级、科目混乱造成我三次去而未考,自己又筐了两次瓢,共有五次进宫的经历了。一进宫是因为驾校报的自动档而驾考中心的信息是手动档;二进宫是上坡定点停车和直角拐弯挂了;三进宫时驾校报了名驾考中心却没我的报考信息;四进宫是驾考改革后五个项目和四个项目错误互串。五进宫挂在了倒车入库和上坡定点停车,实际是第三次考试,但驾考中心非要把我第一次也算在内,这次就是第四次啰。


这不,贺教练给我报了补考的名后及时通知我进行考前练习。
信息又灵通,时不时瞅准机会低价买进加价卖出。

实在是有钱,可你根本看不出来他是有钱的主,你看看啊,他现在是三岔矶分校的校长,兼做柴米油盐的采买,有时客串一下厨师兼打饭员,当时湘安驾校总校处理旧自动档教练车时,贺师傅以高原价的价格买下,如今这种和驾考中心一模一样的教练车已经停产了,他就成为这为数不多的同款汽车的拥有者。这样的理财,真是让我这个银行职员自叹不如啊!

贺教练身材魁梧,长胳膊长腿,黑脸包公,浓眉大眼,眼袋有点重,嘴唇有点厚,因为抽烟厉害,牙齿也有点黑,头发如一蓬乱草,长期穿着一套黑不溜秋的夹克,要么一个裤腿卷着,那么两个裤腿都卷着,一双皱巴巴的皮鞋总是沾了泥巴。贺师傅骨架粗大,身上肌肉和脂肪没能将骨架包裹厚实了,又长着一副扁担肩,穿的衣服宽大而稍显空洞,走路时,贺师傅喜欢右手插在裤口袋里,而左手则会随着步伐有节奏有力道的甩动,步子很大,我们随行的话得一路小跑才跟的上。

贺教练说他年轻时谈过一个女朋友,同一个村的,他入伍当兵时,女孩子来长沙送他,两个人睡在一张铺上,但没有做过那事。我相信,那个年代的人还是很传统的。不过女孩子的妈妈索要彩礼,没有彩礼就不嫁,贺教练是个年轻血性,你不是要彩礼吗?你不想嫁我还想不娶呢!这桩婚事就算拉倒了。后来女孩子另外嫁了人,男人不怎么样,经济上也窘迫,并不幸福。

相比贺师傅的经济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贺师傅倒大度,在他们困难的时候不忘拉一把。贺师傅现在的堂客是第二个,他在部队时还有一个堂客,是他部队的高官的女儿,他们没有结婚,只是该做的可都做了,女孩子要他留在山东,而他考虑到家里穷,想拉帮一把,一定要回湖南,女孩子不愿意,俩人就只好掰了。我说不对不对,这个只能算是对象或者女朋友,不能算堂客,可贺师傅偏要说是堂客。可能在他看来,做了那事,就算是堂客。等等等,这事怎么说我都有点不相信,要知道当时他还是部队里的小兵啊!部队里的纪律那么严,没结婚就睡在一起,怎么可能呢?

电话/微信:18200144158 网站地图 / 蜀ICP备2020033575号
驾校问答 联系我们